两个士兵的爱情
文章类别:※博客推荐※     作者:未知     浏览次数:2469      更新日期:2019/10/16

新兵连结束后,我爸动用了关系,把我调到厦门警备区司令部直属的单位"无线连".下连队后,我马上就接到通知,到"报训队"报道。

"报训队"顾名思义就是训练电报员的集训队。每天我们的训练就是背诵电报代码,背诵一向是我长项,我轻而易举的就把代码背完,还腾出时间,偷看了几本小说。^_^

从新兵连巨大的压力和超负荷的体能训练中"解脱"出来,不用跑400米障碍,不用每天跑10公里,不必担心自己单杠3练习完成不了,学的是自己所擅长的技术性专业,我的身心自当兵100天来,第一次感到彻底的放松。

而且和战友们相处得十分融洽愉快,我很快就喜欢上这里的环境和这里的人。

唯一的一个小烦恼是"他"

第一次见到他,是我们到集训队的第一次小考。那次小考的内容是24个英文字母的电报编码。我很轻易的就通过了考试。轮他的时候,他背了几个就背不下去了,抓着后脑勺,不知所措的笑了。他笑得非常的憨厚,憨厚到让人不好意思再为难他,果然,班长随便说了他几句,就让他坐下了。

虽然和他是同一个集训队,但是我们不在同一个班,住的宿舍又相隔很远,那次考试之后也没什么机会和他接触,就见面点个头。

有次大家一起洗澡。在部队里,做什么都是集体的。一起吃饭,一起训练,一起洗澡。每天我们训练后,所有的战友一起进浴室,50多个人,赤条条的站在水龙头下,边洗澡边开玩笑:互相摸对方的身体,嘲笑谁的鸡巴太小,羡慕谁的JJ大,从大到小一个个排名。我记得最大的那个是我们福建平潭人,姓林,我们就叫他"林大吊"排在第二位的是江西人,姓吴我们就叫他"吴二吊"依此类推。呵呵````````很多在其它地方显得很暧昧的玩笑,在部队这个特殊的地方都能很自然的开。

那个时候,我首当其冲成为他们玩笑的中心。当年的我不过20出头,瘦削,白皙,再加上从新兵连锻炼出来的一点肌肉,每次洗澡,我都要遭受无数的咸猪手。他们公然的调戏我"现在没女人,把小醉给干了也不错""他妈的,这么的细皮嫩肉,我真是爱死你了""过来,让我摸一把""我们按住他,就在这里把他给奸了"……这些我都当作是玩笑话,骂他们一声神经病,拨开他们的猪蹄,也就不当一回事。

只有他,让我难以接受。他用嘲弄的眼神看着我,从头看到脚。我被他看得毛骨悚然,问他"看什么看?"他一脸玩味的说"我看你哪里象男人?!"

我立刻觉得受到了侮辱。每个G就算多豁达,都不愿意有人说他象女人。是G就多少有点C,当时的我,唇红齿白,细皮嫩肉,清秀得有点过分了,在那个充满阳刚的地方,更加凸显了我与众不同的阴柔气质。

他的话让我觉得很伤自尊。我白了他一眼骂他"神经病,关你屁事!"就再也不理他了!

很久以后,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和他说起当年的事,他说"其实我当年只是想接近你,不知道该与你说什么,就说了那样的话。我当时还以为自己幽默呢"我说"你用了我最讨厌的方式,我恨了你整整半年!"他说"那个时候我真的很困惑,为什么你这么讨厌我?"

我真的整整半年不与他说话,他的所作所为我都认为是嘲弄。我尽可能的避开他,我不想我的自尊再次受到伤害。惹不起我至少躲得起。他来我们宿舍我就走,他与我打招呼我装作没看到,他到哪里我都避开。我不愿意与他有任何的交集!

 
 
浙同 浙江同志 浙江同志聊天室 浙江同志会所 浙江同志按摩 ZJGAY
浙同 浙江同志 浙江同志聊天室 浙江同志会所 浙江同志按摩 ZJGAY
关于我们 | 留言本站 | 友情连接 |
www.zjgay.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