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同性情人过情人节
文章类别:※博客推荐※     作者:未知     浏览次数:2261      更新日期:2019/10/16

今年的情人节可谓是双喜临门了。这一来,2月14日的情人节本身是一节;二来,今天才是大年初八,按照我们中国人过大年的习惯,要过了正月十五元宵节,吃了元宵、闹完了花灯,才算是过完了大年,所以,这初八正好是大年正中,还在过年呢。

情人,总的来说,可以分成两大类:一类是已婚者的情人,另一类是未婚者的情人。尽管找情人并不是找结婚的伴侣,也就没有重婚的法律限制;但是,已婚者再找情人,就可能会伤害到自己的配偶。我觉得,情感道德应该有一个底线,就是自己在享受的同时,不能伤害了别人的感情。也因此,我在情人节的时候,不想说这类情人。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情人,在我看来很自私,也不值得我评说;我只想说说后一类情人,也就是未婚者的情人。

这类情人又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异性情人,还有一类是同性情人。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可社会的宽容度却有天地之差。对前一类情人,情人节的时候,会有很多的报道,文字的、画面的,你到网上去搜吧,你在今天晚上的电视新闻里去看吧,铺天盖地的,多得看不过来了;而后一类情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然而,就像有的人出生在一个富贵家庭里,一出生就锦衣玉食的,而有的人出生在一个贫寒家庭里,小小年纪就要考虑家里的生计问题一样;情人的类型,也不是自己能够选择的。如果能选择,按照现在人们的普遍意识,可能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自己是一个异性恋者,有一个异性情人。

异性情人都有明确的发展方向,非常有可能发展到男婚女嫁的程度,到那个时候,情人关系就结束了,成了爱人了;而同性情人,就目前来看,就只能永远地作为情人。没办法,天生如此,不管好坏,都只能认了。也因此,我不会去责怪父母怎么把我生成了这样,而更多地是想:怎么样和我的情人生活得更好?

当然,即使是找情人,对于同性来说,也要比异性困难得多。下面,我就要给大家讲讲我和我的同性情人从相识到一起生活的故事。

我从18岁上大学起,更多的时候都是一个人呆着的,也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平时倒也不觉得什么,但是到了过年,总要给特别关心我的人解释点什么,让我躲之唯恐不及。

我就这样一个人,走到了2001年的夏天;那年,我已经39岁了。刚刚从大学里出来,也刚刚学会了上网。我在网上登了我的信息,把我的电话留给大家。来电话了就聊聊,聊得投机了,就见见。大多数人都结婚了,我不想见;少数没结婚的,我看了几个,但都没什么感觉。我尤其讨厌太女气的,尤其反感太单薄的,尤其不能接受太做作的。就这样,想着、聊着、看着,直到2001年7月底,他来了,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挺有意思的,我叫他小胖。

两人都属虎,差了一轮,我来自于秦,他来自于晋,两人想着“秦晋之好”那句老话,认为是上天的安排。爱情,可真有意思,之前的想象和分析,碰到了具体的人,就全忘掉了。我们俩很多方面都是相反的:一个瘦高、一个圆胖;一个白、一个黑。在一起,像是一幅画;更准确地说,是一幅漫画。有一次,我们俩到一个客户那里去,客户一见到我们就哈哈大笑,说:“你们俩在一起像说相声的。”

可是,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却配合得挺好、挺默契的;两人也从第一天见面时起,就想呆在一起。开始我们各有各的单位,单位也离得很远;2004年夏天,我们把各自的工作都辞了,开了一家公司。我擅长公司的客户开拓和内部管理,小胖擅长办公自动化。一年后,两人买了一套新的住房;房间按照两人希望的样子,布置成了冰清玉洁的白雪世界,只是用黑红等色彩,在这个纯白的世界里简单地点缀了一下。

 
 
浙同 浙江同志 浙江同志聊天室 浙江同志会所 浙江同志按摩 ZJGAY
浙同 浙江同志 浙江同志聊天室 浙江同志会所 浙江同志按摩 ZJGAY
关于我们 | 留言本站 | 友情连接 |
www.zjgay.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