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中同志情
文章类别:※供求信息※     作者:未知     浏览次数:2644      更新日期:2019/10/16

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的军旅生活,也永远忘不了我的战友郝刚。

那年的冬天似乎特别冷,我们这群从南方到北方当兵的大小伙子,坐在奔驰的列车上,刚刚经历了与亲人的挥手别离,却不知这一别就是关山阻隔,路途迢迢,整整三年的时间才能相见。当列车穿行在黑暗的旷野中,偶尔才能见到远处稀疏的灯火,伴随着列车行进时的哐哐声,每个人的心里都似乎很沉重,车厢里静静的,只有一二个人抽着烟,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烟草味。看着那一张张稚气未脱的脸,我想每个人都是带着梦想和希望来当兵的。我由于高考落榜,心情十分消沉,甚至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我是那样的不堪一击。于是,家人劝我到部队锻练一下,如有机会还可以去报考军校,不行再回家进父亲的单位,看来他们的二全其美的安排确实费了番苦心,在家人的努力下,我换上了那身国防绿。

坐在车厢里,我感到有些微的寒意,我想列车可能已到了北方了吧,但离大同还有一段路程。我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一件毛衣披在肩上,眼睛看着窗外,其实什么也看不见,车厢里开着灯,广播的音量开得很小,我听到了那首歌: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纵然记忆抹不去爱与恨都还在心里,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我沉浸在歌的余韵里。车里的人都靠在椅背上睡了,我毫无睡意,想着未走之前许多的退伍老兵给我讲的部队的纪律和作风,还有一些有趣的事,在我的心里,它不过是我人生转折的一块跳板,而我有没有信心和毅力迎接这种崭新的生活呢?

带着一丝淡淡的乡愁与倦意,我睡着了,当我睁开眼睛时,窗外是一个雪白的世界,田野、山峦和村庄都被厚厚的雪覆盖着,这在南方是难见的景致啊!寒冷不知从哪个缝隙穿透车厢,我的目光紧紧跟随着那车窗外的世界。经过一天二夜的行程,终于我们到了。一下车,一阵寒意立刻包围了我,只觉全身轻飘飘的。我们排好队,背着行李,已经有车在站上迎接我们,车的周身都贴着欢迎的标语,随来的军官和我们一一握手,嘴里不停的说"欢迎你们",使原本寒冷的我们感到一点暖意。坐在敞蓬车上,我看到这个城市灰暗暗的没有色彩,被四周的山包裹着,象睡在一个摇篮里。站在车上,浑身似掉进了冰窖,冷风不停的从脖子里贴着背心一直灌到脚底,仿佛有人拿着一把刀片在裸露的肌肤上细细的划开,这儿真冷,这是我到这第一个感觉。

汽车大约行驶了二十多分钟,我们到了营区,第一次看见军营,觉得很新鲜。虽然是下雪天,营门口站岗的警卫兵还是笔挺的站在那给我们行军礼。营房很大,四周都种着高大的白杨树,两边对立的几排平瓦房,没有粉刷过,露出的红砖更显得房子的历史的久远,整个营区宽广而洁净。我们随来的只有十二个分在这个营了,而和我分在一个连的老乡只有二个,但我们以前并不认识。当我担着行李走进连队的时候,门口站着几个老兵,嘴角叼着烟,眼睛在我们身上不停的打量着,嘴里说着我听不懂的方言。由于我是最后一个到的,所以大伙给我留了个上铺,这样,四张床八人一屋,我又过起了学生生活了。

 
 
浙同 浙江同志 浙江同志聊天室 浙江同志会所 浙江同志按摩 ZJGAY
浙同 浙江同志 浙江同志聊天室 浙江同志会所 浙江同志按摩 ZJGAY
关于我们 | 留言本站 | 友情连接 |
www.zjgay.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