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上的文身男孩
文章类别:※供求信息※     作者:未知     浏览次数:2692      更新日期:2019/10/16

   肉体和灵魂,就象一首歌的词和曲一样,有时候是和谐的,有时候就不那么和谐。我喜欢听着强劲的嗨曲写作,在这强烈的反差里,让我所有的文字都可以像我的思绪那样一个个地摇摆起来,渗透出无止境地高潮情绪。这种状态也许会让很多的人觉得不可思议,看起来我就像个另类的怪物,但这已经成了我多年的习惯,从读书的时候就开始这样了,有时候连我自己都无法去解释这种矛盾现象,就象我的肉体和灵魂,我永远都无法把他们统一到一起去。这种不统一,让自己有时觉得很愧疚,有时却又让自己觉得心安,我似乎永远都是在扮演着一个一边在赎罪,一边又在犯罪的伪君子。

第一次见到YONG,是在Pearl harbor酒吧的包房里。他加入到我们这群早已嗨大的人群之中,是因为他是我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这一连窜的“朋友”,让我都觉得“朋友”这个词的意义,已经变得淡寡无味了。那么换一种不带“朋友”这个词的说法,就是他是我BF的室友的情人的老乡。YONG就像对他的介绍一样,拖得遥远而陌生,除了在他和那个室友的情人刚刚进来的时候,两个时尚的靓仔的出现,引起我们短暂的注意,之后就混稀了熟悉和陌生的概念,就像人们终于发现了一条宽阔河流的尽头,竟然是细小地消失在沙漠里一样,短暂的兴奋以后便失去了最初探询激情。

在最初的拘谨和陌生里,YONG就那么带着笑地坐在我对面的沙发角落里。除了他光鲜的面容、时尚的装扮搭配着让我着迷的身段让我对他有多的窥视之外,他的这种喧闹中的静态,让我对他有一种同路人的感觉。YONG嗨起来姿势很帅,很尽情尽兴。他总能把他那魔鬼般的身材,随着摇曳的昏暗灯光和震耳音乐,在我眼前晃动,白的刺眼,又诱惑无比。我发现房间里,他的光芒都被同来的那个室友的情人的表现给掩盖,他缺了点妖娆的疯狂去招引他人的吆喝。但我喜欢他的这种恰好的表现,合着我的胃口,他就象是在为我一个人舞动,只因我去看他的时候,总能会合到他的目光。

LIN会在我们一起嗨累的时候,拉着我坐到沙发的角落里,依偎在我的怀里。在震耳欲聋的音乐里,他贴到我的耳边问我,这两个靓仔如果要我挑选,我会喜欢那个。我说是那个室友的情人,我想我这样的回答起码不会招来LIN是真是假的醋意责骂。LIN却还是狠狠地掐着我的大腿,满脸生气地嘟着嘴说我看别人的眼睛都发直了。我不知道LIN所指的别人是他们其中的那个,但我这才意识到YONG的出现,让我有点失态地忘记了LIN在身边。我带着歉意地捏了捏LIN的精致脸蛋,吻着他:他们的出现,就像大街上偶遇的帅哥,看一眼,欣赏下就过去了,对我来说没有熟识的必要。

YONG在以后的时间里,会和那个室友的情人一起偶尔出现在我们的酒吧聚会上。他总是礼貌地微笑着和我打招呼,叫着我哥,我有点牵强地回应着他,带点躲闪的味儿,除了因为有LIN的存在,还有就是在他们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有朋友指着他们告诉我,两个Toys.也许朋友的说法有点个人偏执,但却将我本来对他们就有点陌生的感觉更加添了疏远。直到有一天,和一群朋友上网,其中一个朋友非要我给他介绍个帅哥认识,我说我邮箱里有很多帅哥的视频,让他随便挑。当我打开一张视频照片时,朋友惊讶地说,这不就是刚才和我们一起嗨的小子吗。仔细辨认对照后,发现是YONG.

这一发现,让我才知道YONG其实一直是我的网友。我知道能被我保存照片到邮箱的人,都是爱慕我的人,但也是被我渐渐冷淡的人。YONG的这张照片清新朴实,完全没有了夜晚酒吧里的扑朔迷离感,像卸妆后露出本色的演员。没有把他认出,也许是每次见到他,都是在妖娆的灯光下模糊了他的脸,还有那刻意的远离和早已遗忘的聊天视频。再次在网上遇见YONG的时候,主动和他打了招呼,并点穿了我的发现。这种主动并不是因为那个发现,而是我翻看了和他的聊天记录,原来YONG是学法律专业的,在一家律师事物所供职。那清新的照片和良好的职业,与他夜晚的反差像我。

YONG也很惊讶我们竟然一直是网友,他说难怪第一次见到我就有种熟悉的喜欢感觉,在那群迷乱的人群里就只想和我亲近点。YONG开始与我和LIN走的亲近,哥哥、弟弟地叫的甜,他总可以做到,让我明知道需要克制地去疏远他,却又不那么讨厌地去接纳他。有天,YONG告诉我,他要来我所在的城市见一个网友,是他喜欢的军人,和我的职业一样吸引着他想见面。和那人聊的时间不长,但想找找感觉,好久没恋爱了。他说还因为就是来到了我所在的城市,这样,即使和那人见面后,若没感觉,还可以到我这儿来,驱散失落后的孤独。他说他不会告诉别人他来过我所在的城市。

我以为YONG不会给我电话的,毕竟他是带着喜欢而来的。但在天还没黑的时候,他给了我电话,说他马上到我这里来。我说你来吧,谁让你叫我哥呢。夜色总是那么的撩人,YONG不由分说地,紧紧地腻在我的身上,像一根柔软的藤蔓,他的手仿佛带着火苗,所到之处,滚烫起来,我好象听到了火焰的燃烧。我的意志已经无法抵挡这诱惑的侗体,他的周身散发出白色的灵光,像落入凡间的精灵。我的手伸了过去,伸了进去,触摸到他神秘的私处,他的身体像气韵流动着,源头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床愉快地颤动,发出节奏,急促、内敛,令床上的我振奋,在他的身上肆意撒着欢儿。

YONG的皮肤很光滑,我喜欢让我的指尖去触摸这样的皮肤。安静下来的我才发现他身体上的文身,左右臂膀、还有后腰部都有,图案文的很精致,扭曲的线条里却带着一种难以寓言的鬼魅,深暗的色彩像古老墓室里的刻画,掩盖着恶毒的咒语。我的手指停留在他们的周围,不敢前行去触动他们,所有的关于古墓咒语的影像画面,闪现在我的脑海。曾经那么地厌恶过HUA对我身边朋友的肉体占有,鄙视的目光在多年后,回折到自己的身体上,肉欲的满足已经将我的身体达到了肮脏的极限,灵魂深处那点从母体带来的纯洁,被我肆意的放纵,一点一点地丢失在这光怪陆离的妖冶世界

 
 
浙同 浙江同志 浙江同志聊天室 浙江同志会所 浙江同志按摩 ZJGAY
浙同 浙江同志 浙江同志聊天室 浙江同志会所 浙江同志按摩 ZJGAY
关于我们 | 留言本站 | 友情连接 |
www.zjgay.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