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和野菊
文章类别:※供求信息※     作者:未知     浏览次数:2244      更新日期:2019/12/7

窗台的外面摆着一小盆野菊,开花的时候,嫩黄嫩黄的几朵,犹如阳光残留下的余印,羞涩地垂在枝叶的身上。

偌大的一个窗台,只这孤孤单单的一盆,放在正中央的窗前。

一盆野菊。

他妻子不喜欢这满山可见的植物,多次拉着他的手怪道:

“别人还以为我们恁没情趣,种起这些野草野花来了!瞧它,你换点其他的种吧,在窗台上多种几盆。”

他总是哄她,告诉妻子自已喜欢。

一次,妻子买了一株开着淡紫色的兰花。一进门,就是一阵的极为淡雅泌人的芳香。

“好看吧?!我托朋友买的,名贵着呢!”

“嗯!”他淡淡地一笑,“摆客厅里,有一盆这样的花让人看着好舒服,何况又这样香。”

“我是买来让你放在窗台上的,”妻子不解地说道,“那盆也太不成样了!”

“不用了,这花看起来都挺难伺候的,放窗台谁能养好它,死了怪可惜的!”说完,转身进了屋子,留下一脸兴奋捧着花呆呆站着的妻子。

花了几天时间,总算安抚下妻子,那盘兰花被送给了隔壁家的一个老阿姨,对方接过谢个不停,妻子一脸郁郁,他又赔着笑脸逗了好久,才让妻子忘记。

他喜欢野菊,也许是因为那个种菊的花盆。那个有些不规则的盆上,有两个大拇指的指印,一个是自已的,另一个不是他妻子的。

是他的。

他也曾笑过他喜欢野菊这个古怪的爱好。他问为什么喜欢,他没说。

很多东西喜欢上了,很自然的,根本说不上理由。

那次不知为什么吵架,一直好几个月没见面。他不安得一直打电话,赔着小心。那时菊花正开,他专门跑到郊外,摘了一大束的野菊。

黄黄的,一小朵一小朵的,象缀在土地中的暖阳。

他花了些时间,学做了个陶盆,让他印了一个指印,自已也印上了一个。

“种株野菊在这里面吧!我们两人的,一起呵护它,还可以天天牵着手,勾着手指头,而且……”他装怪地顿了顿,用带着笑的眼睛看他,“你就是一株野菊,我就是这盆!!”

他一脚蹿去,笑着骂他令人做呕!真还以为是人鬼情未了,老套的招式。

第二天,他窗台上所有的花都孝敬到了父母的窗前,只摆上一盆野菊。

他轻轻用手指敲着盆沿,像是敲着他的脑门,一般地清脆。

仿佛昨天。


偌大的一个窗台,只这孤孤单单的一盆,放在正中央的窗前。

一盆野菊。

他妻子不喜欢这满山可见的植物,多次拉着他的手怪道:

“别人还以为我们恁没情趣,种起这些野草野花来了!瞧它,你换点其他的种吧,在窗台上多种几盆。”

他总是哄她,告诉妻子自已喜欢。

一次,妻子买了一株开着淡紫色的兰花。一进门,就是一阵的极为淡雅泌人的芳香。

“好看吧?!我托朋友买的,名贵着呢!”

“嗯!”他淡淡地一笑,“摆客厅里,有一盆这样的花让人看着好舒服,何况又这样香。”

“我是买来让你放在窗台上的,”妻子不解地说道,“那盆也太不成样了!”

“不用了,这花看起来都挺难伺候的,放窗台谁能养好它,死了怪可惜的!”说完,转身进了屋子,留下一脸兴奋捧着花呆呆站着的妻子。

花了几天时间,总算安抚下妻子,那盘兰花被送给了隔壁家的一个老阿姨,对方接过谢个不停,妻子一脸郁郁,他又赔着笑脸逗了好久,才让妻子忘记。

他喜欢野菊,也许是因为那个种菊的花盆。那个有些不规则的盆上,有两个大拇指的指印,一个是自已的,另一个不是他妻子的。

是他的。

他也曾笑过他喜欢野菊这个古怪的爱好。他问为什么喜欢,他没说。

很多东西喜欢上了,很自然的,根本说不上理由。

那次不知为什么吵架,一直好几个月没见面。他不安得一直打电话,赔着小心。那时菊花正开,他专门跑到郊外,摘了一大束的野菊。

黄黄的,一小朵一小朵的,象缀在土地中的暖阳。

他花了些时间,学做了个陶盆,让他印了一个指印,自已也印上了一个。

“种株野菊在这里面吧!我们两人的,一起呵护它,还可以天天牵着手,勾着手指头,而且……”他装怪地顿了顿,用带着笑的眼睛看他,“你就是一株野菊,我就是这盆!!”

他一脚蹿去,笑着骂他令人做呕!真还以为是人鬼情未了,老套的招式。

第二天,他窗台上所有的花都孝敬到了父母的窗前,只摆上一盆野菊。

他轻轻用手指敲着盆沿,像是敲着他的脑门,一般地清脆。

仿佛昨天。

 
 
浙同 浙江同志 浙江同志聊天室 浙江同志会所 浙江同志按摩 ZJGAY
浙同 浙江同志 浙江同志聊天室 浙江同志会所 浙江同志按摩 ZJGAY
关于我们 | 留言本站 | 友情连接 |
www.zjgay.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