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一种淡淡的暧昧
文章类别:※新闻中心※     作者:未知     浏览次数:2909      更新日期:2019/10/16

    十七岁那年我读高三,高三的日子。连周围的空气都显的异常凝重。高考就是一份沉重的负担,压在我们心里,让浮躁而不懂事的我们在一夜之间长大变得稳重和深沉起来。

我读文科。在这种压抑的日子里,我满脑子英语单词,数学公式之外,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赶紧做完作业。然后就是到校园里的凉亭上去背八国联军侵华史,货币,物质,意识。

那时的我,只想考大学。然而有一天,这份宁静还是被打破拉。

凉亭上出现了另外一个穿校服的身影,是我不认识的男生。

从他所拿的课本的封面的判断,他也是学文的。只是文科班有好几个,我根本不知道他来自哪班。也许是感觉到了我目光的注视。他转过身朝我笑了笑。算是和我打招呼。也算是对分享我的领地的歉意。他找了块离我较远的石块做下,开始他的读书计划。十六岁的心里是欣喜和好奇。一连几天,我们相安无事。谁也没有挑起话题,因为我们把时间看的太宝贵了。但是每次见面时我们会用微笑和点头来表示我们彼此的问候。只到有一天,数学老师要靠了满分得同学去领卷子时,我才发现他和我是同班。

高三的时候,同学不那么固定。总有一批人忽忽的走了,又有一批的人忽忽的来。我对他们一般是忽略,因为我做前排,而他们总安排做后排。这次我们再见面,我们都笑了。笑过之后我们变熟悉了。于是在背书疲惫的时候,我们会相互提些问题来考对方。不是在闭幕养神了。

我们不约而同的把彼此当成精神上的朋友。在这种压抑的,灰色的日子里,我们让生活有了不少亮色。

这是不是我的初恋。我也不知道,我们都没有这种意思,我们甚至不知对方来自哪里。可我们都知道我们很需要这种能够相互鼓励的朋友。

转眼到了六月,再匆匆拍完毕业照之后,我们就参加高考。等待的日子里,我总会想起那个凉亭,多希望在有人陪我度过这漫长而艰难的二十几天。可惜自从走下考场,我们没再见面。我是从学校的红榜上看到了他要去的大学,而我去另一所我不想去的学校继续我的学业。

每当压力太大或是生活不顺心的时候,我总会把两个凉亭读书的身影在眼前放大,总希望还能碰上一个能够在精神上和我相互支持得人。那年我十七岁他十八岁。不是很懂爱情,却收获了一份也许是今生也无法忘怀的友情。

 
 
浙同 浙江同志 浙江同志聊天室 浙江同志会所 浙江同志按摩 ZJGAY
浙同 浙江同志 浙江同志聊天室 浙江同志会所 浙江同志按摩 ZJGAY
关于我们 | 留言本站 | 友情连接 |
www.zjgay.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