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过的直男
文章类别:※新闻中心※     作者:未知     浏览次数:3532      更新日期:2019/12/14

寝室老大在五一结婚,一个个的通知了当年的兄弟们。

只是在启程时,站在身边的只有他。

人情冷暖,立时俱现。

为了不让老大太难受,我们在那待了两天。整二天,在那个略显贫瘠的小镇上,两个人除了吃饭,便只能待在酒店的房间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我不是一个会在老朋友面前显得局促的人。除了他。个中原因,不言自明。

所以,更多的时候是我躺在床上看无聊的电视节目,而他则裹着被子发短信。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临走的前一晚,兄弟几个有些伤感的诉说着彼此的近况。

老大生活的并不如意,内地公务员的低薪水让他承受着一大笔债务,昔日那个傲气四溢的老大早已变成一个在渐渐向现实妥协的检察官。只是,在兄弟面前,老大仍然还是那么热情,说话依旧情绪高涨,推心置腹。

我和他听在耳里,心情都不好。

我没敢告诉老大,他的月薪足够老大辛苦奔波两年了。

这不是一个让人舒服的话题,所以,我们只是在离开的时候,又留给嫂子一个红包,算是给还未出生的小侄子的一点心意。

回到酒店的房间,我们很久都没说话,轮流去冲了个凉,然后便倚在床头。

三年了。

他说:真是物是人非啊。语气中有点伤感。

我点了点头:“只是没想到曾经在一起生活过四年的兄弟感情也会掺杂了这么多的功利。如果连你也不来看老大的话,我一个人亦是不会来的。”

“我只是觉得,我来看的是我的兄弟,而不是一个身份。”

我有点感动,但没告诉他。

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突然对我说:“我问你问题,你别生气。”

我点点头。

他快速地说一句:“你是不是还是处男?”

我看着他,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

他喃喃的道了一声:“你怎么忍的住。”

我不知道该怎么答复。有些话我宁愿它烂在肚子里也是不会说出来的。

我问他是不是经常和**出去。

极为聪明的他即刻便知道我在问什么。“没有,我从不和他出去。其实主要是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否则如果想的话,我根本不用出去。”

这是实话,以他的才学、处世和身份可以让很多条件颇为优秀的女人主动投怀送抱。

他放不下那两段让他刻骨铭心的感情。

诚然,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有一种情怀是绝对无法改变的。

打开了话匣子,他开始谈他的感情,谈他的工作。

七年了,我第一次这么真切地开始了解他。或者说,是在一阵接一阵的惊诧里发现他。

这么多年的朋友,我从未知道他的“水”这么深,深到一不小心溅了几滴在我身上,便已让我颤栗。

谈兴正浓,谁都不愿睡去。望了下窗外,已是天色放亮。

“还要赶路,睡吧。”

五月二日,天气实在是燥的烦人。尤其是坐着慢悠悠的车行使在尘土漫天的小路上。

两人都不想说话。这种环境实在无法让人有说话的冲动。

或许实在是太累了,上车不久,他便开始入睡了。

车上的条件不好,一路上,他睡的并不安稳。身子随着车的颠簸左右摇晃着。

颠的实在不行,他头一歪,竟然靠在了我肩上。

不长的头发擦在我的脸上,心里竟然莫名的悸动起来。

有那么一刻我突然有种想揽他入怀的冲动。

我没有能力给予他工作上的支持,但在他睡的不安稳时,给他一点柔软的依靠,我力所能及。

但我没敢这么做。

所以,我只是在尽量将肩骨缩进去点,以便让并不厚实的肩膀不会太硌。

我很希望时间就在那一刻停止。我甚至希望汽车出现故障,让我与他一起同眠。

 
 
浙同 浙江同志 浙江同志聊天室 浙江同志会所 浙江同志按摩 ZJGAY
浙同 浙江同志 浙江同志聊天室 浙江同志会所 浙江同志按摩 ZJGAY
关于我们 | 留言本站 | 友情连接 |
www.zjgay.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