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来是第三者
文章类别:※新闻中心※     作者:未知     浏览次数:2731      更新日期:2019/12/14

  JOE是一个传统的男人,加上是家里的长子,因此家庭的压力特别的大——JOE家里一直在催促他结婚。JOE为此事烦恼了很久。前些日子JOE一直问我,如果他结婚了,我是否还会继续和他在一起。我说,你结婚了,我们还怎么在一起?难道我们要“断臂山”式的爱情?

婚姻似乎成为同志世界里不可回避的问题。家庭压力和追求爱情的矛盾一旦激化,那么我们都需要面临鱼和熊掌间的选择。孰轻孰重,是是非非,有多少人演绎着抉择的悲歌,又有多少人感叹放弃的无奈。

我不愿陷JOE于不仁不孝的境地,因此在婚姻上我以家庭为重。这是一种无奈的期许,也是一种良心的煎熬。在得到我的首肯后,JOE就开始紧锣密鼓的寻找婚姻的对象,在同事的介绍下,JOE很快就认识了一个女孩。

JOE相亲的第一天,我一直忐忑不安,手里紧握电话想了解情况但又害怕破坏他们的会面。第一次相亲之后,JOE自信的告诉我,那女生十有八九是看上他了。这之后的几天,女孩和JOE不断的联系,最后发展为经常的见面约会。我眼睁睁的看着JOE与别人约会,心里的滋味真不好受。有好几次想阻止他们约会,但话到嘴边又给忍回去了。这是JOE的选择,我能怎么样呢?也许对我和JOE而言,结婚是最好的选择,也许我们能够让彼此对家庭的责任更释怀更坦荡。

JOE和女孩具体是什么时候确立关系的,我也不清楚,只知道JOE有一天突然说女孩已经成为他女朋友了。我开始沉默,我不知道是否应该祝福JOE,是否应该为他感到开心。我开始说服自己乐观的去接受这一现实。但是,我真的做不到,我无法接受别人与我分享同一份爱情。我开始审视自己是否心胸过于狭窄,自己是否过于自私。但是很快我就明白,爱情本来就是自私的。当我开心的时候,我需要和他一起分享快乐;当我伤心的时候,我需要和他一起承担痛苦;当我打球的时候,我需要有人喝彩;当我生病的时候,我需要有人细心呵护;当我需要他的时候,我希望他能在我够的着的地方。在爱情的世界里,我希望我是唯一的选择。而当女孩闯入我和JOE的爱情世界时,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蚕食着我苦心经营的爱情果实,当我和JOE的爱情流失殆尽时,我也将会沦落为JOE的第三者。

对于女孩而言,伤害来至于忠诚与欺骗;对于我而言,伤害来至于理智与无奈。我和女孩第一次见面是在前几天,JOE非要我们三人一起吃饭。整个饭局,JOE手忙脚乱,一会给我夹菜,一会逗女孩开心。我默默地吃着饭,忍着醋意,强颜欢笑。我看着JOE与女孩,从JOE的脸上我刹那间迷失了方向,JOE与女孩聊的很开心,笑脸中流露出真诚和期待。我开始发现原来我是这个饭局中多余的人,或许也是他们感情中多余的第三者。

饭局结束后,我执意要求回去,但女孩却要求JOE陪她去朋友家做客。JOE看看我,又看看女孩,最后让我陪他一起和女孩去。我妥协了,看着JOE的眼光我的心一下就软了,之前的固执也瞬间崩塌。如果爱情不在,也许我能用最后的牺牲成全JOE的选择。

约会在煎熬中结束。在回去的路上,我告诉JOE,以后如果有女孩在,就别在叫我。JOE回答一个字——好。

晚上听着王菲的《棋子》,歌声弥漫在整个房间,我哭了。

想走出你控制的领域却走近你安排的战局我没有坚强的防备也没有后路可以退

想逃离你布下的陷阱却陷入了另一个困境我没有决定输赢的勇气也没有逃脱的幸运

 
 
浙同 浙江同志 浙江同志聊天室 浙江同志会所 浙江同志按摩 ZJGAY
浙同 浙江同志 浙江同志聊天室 浙江同志会所 浙江同志按摩 ZJGAY
关于我们 | 留言本站 | 友情连接 |
www.zjgay.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