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痒
文章类别:※新闻中心※     作者:未知     浏览次数:3079      更新日期:2019/12/7

一年

那时,他们并肩在校园的林荫道上,绝对是最招眼的风景。米黄的T恤衫与白的透亮的衬衫,搭配两条同色的水磨立裁作旧的牛仔裤。

他穿白色篮球运动鞋,笑容灿烂,如清风和煦,眉眼里透着人见人爱的狡黠。

他穿棕色小牛皮半靴,孤僻冷傲,似冰山一角,小心谨慎地冻伤任何一只刺探的手。

两年

他常笑着把女生放到桌兜里的信,拿出来读给他听,虚荣的满足和得意。

他冷笑。因为那些不曾开封便被他扔进垃圾桶的信,并不比他少。

三年

他开始频频约会,夜不归宿。

每一次失恋之后,他都会陪他醉酒。

四年

临近毕业,他四处奔波,终于帮两人找到待遇丰厚的工作。看着他依旧一付山村闲人的模样,他就骂他,骂他不知道人情冷暖。到最后就骂自己,合着自己就一付奴才命,被他吃定了。

他笑,一付无辜的样子。

五年

他常常想自己是不是苛责的太重了,负责他为什么会不说一声就突然跑到那么个城市里去了。除了天生好皮囊,他想不出他还有什么生存的手段。所以他在QQ上说他并没有工作时,好不犹豫的说:我养你。

他很容易满足,吃简单的蔬菜,住简陋的房子。没有工作,偶尔去卖场的玻璃橱窗里做做真人模特秀。他给的钱,都原封不动的躺在银行不知的角落里。

六年

他不小了,家里人催着结婚。他突然想去看看他。

他许久不曾出门,畏光,于是带了太阳镜。把他从机场接到自己租住的小房间,一路无语。

床,简单衣橱,紧挨窗的地方放了电脑,两个人站着,便显的拥挤的房间。他就知道他一定不肯好好照顾自己。

他打电话准备定宾馆,他阻止:两个大男人,挤挤好了。

当两个人脱光了钻进被子躺下,却又觉得尴尬。他小心的侧过身。

他半躺着,注视他侧着的半边脸,有着营养不良和经久不见阳光的白,长长的睫毛像一把铺开的扇。

他假装睡觉,他却伸去臂把他搂进怀里,光滑的背脊靠在滚烫厚实的胸膛里。他于是转过身,面对着他,试探着去搂他的腰。

他轻笑:我就知道你一直喜欢我的。

他抬头,看见他眼里的坏笑。瞬间裂开的冰缝迅速冻上。复又侧过身去,一滴液体无声的渗进薄枕里。

他没有注意,依旧抚上他的肩头,唇游走在背脊、勃颈既而又在耳根。

声音轻轻的,他却听的清清楚楚,他说:我们做爱吧。他的手和唇撩拨着他每一丝欲望,他不迎合、不拒绝。当他剖开他,与他的身体合而为一,他仍然知道,他不属于他。

七年

他结婚生子,却越来越怀念与他抵死缠绵的那个晚上,于是他失恋了。

而他,失踪了。

 
 
浙同 浙江同志 浙江同志聊天室 浙江同志会所 浙江同志按摩 ZJGAY
浙同 浙江同志 浙江同志聊天室 浙江同志会所 浙江同志按摩 ZJGAY
关于我们 | 留言本站 | 友情连接 |
www.zjgay.cc